Friday, April 22, 2011

Sebaceous Naevus (Nevus)

這次回台灣主要目的之一為開一個小手術。有個生在頭上的一個胎記,更正確的說法是一種痣。這次回來,才搞清楚正式的醫學名稱為seborrheic naevus,或是更常見的說法為sebaceous naevus。這是一種脂漏性組織,為一生下來就長在頭皮上的痣,是微微隆起的一塊且不長頭髮的皮。好在長在頭上,有頭髮蓋住,不然其實樣子還頗噁的。(比較大膽的人,可點這裡的醫學網站前去觀看。 )通常這種組織會病變的機率不大,但為了一勞永逸,有時醫生還是會建議切除。


4月7號,這永遠不會忘掉的日期。就這樣,到長庚桃園分院報到。這算是生平第一次動任何重大手術。以前鼻子用雷射割過息肉,但和這個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首先,被請到個人休息室坐坐,除去身上的衣物,換上醫院準備的病人手術衣。還好,不是那種電影上常看到會屁股開光光的那種,而是上下兩件。倒是上衣,因為是像那種日式綁兩邊的,在更衣間研究了一下才搞懂。為了面子,還是不好意思打開門問護士那是怎麼弄的。長那麼大,問這種問題像是個白癡一樣~~

護士小姐先將痣旁頭髮用橡皮筋綁起來(不用剃頭啦),上了頭皮表面的麻藥,等個半小時麻藥生效了,才會再進手術房,再打皮下的麻藥。一直到前一天都沒在怕的,坐在那兒等,身心不自覺才開始緊張起來。因為開刀的醫生行程不確定,等他的時候倒有點像是犯人在等判決一樣的不安。

醫生一出現,立刻被請去開刀房。一整個團隊準備待命中,而我就趴在手術台上。

「手等一下握好被子,不要碰到下面金屬部份唷~~~ 」護士人員說。

「不然會怎樣?」我問道。

「會觸電呀!」

 「喔…(搞不清楚狀況)。呃,我手這邊好像是空的耶。」

「好,我們再來加被子。(嗯,手都摸到被子,安心了。)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ㄟ,腳有點冷。」(手術房冷氣頗強,但本人是光著腳丫)

「喔喔。」(蓋了被子,舒服,暖了)

「好,先生,我們要將你整個身體蓋住,然後要為你的頭皮消毒囉。我們要確保進行手術時的衛生條件。還要再你肚子那兒貼一塊布,要監測你的心跳。」

「喔好」。接著,被貼了冰冰黏黏的一塊,然後就整個給罩住了…

「會不會不舒服?還可以呼吸嗎?」他們熱心地問。

「還好。」 (應該是沒幽閉恐懼症啦…)因為回台灣尚有時差,加上這天非常早起來,所以開始又想睡了。「請問一下,睡著了有沒有關係?」

「沒關係呀。但手一定要小心,不要碰到下面金屬的地方唷。」…… 又過一會兒,他們又跟再確定我的情況。「先生,你還好嗎?」

「ㄝ,開始有點緊張了說~~」

「不要擔心啦,這個手術真的很快啦。一下就過去了!」

醫生進來了。跟我問好之後,開始分附團隊等等要怎樣按住頭皮止血之類的。接著,儀器聲開始啟動了。來吧,快開始唄~~

「要打麻藥囉。到時會感覺漲漲的」

「嗯。」微痛。第二針,痛。還有第三針咧,更痛。總共要打幾針呀?為了轉移注意力,奮力用大姆指的指甲戳食指,以痛治痛!後來也沒在數有幾針了~~~~
 
接著就開始了。醫生是親自用手術刀,做切除的。一邊切,就感覺到很多隻手壓上來,還有某種抽吸的機器,想必是在止血,吸血的吧。切到比較下面的地方時,開始感覺痛了。

「覺得有點刺痛了。」我忍不住說。

「快好了。因為靠近下面血管和組織比較密,也比較敏感。」

「喔。」

似乎切好了,開始縫合的動作。只感覺有東西在訂頭皮,想也知道是那種surgical staple,事後聽女友說,比線縫得好又快,比較不會留疤。醫生也說,用staple也有止血功能。

「弄好了。要不要看一下被切掉的?」護士拿著透明碟子裡一塊沾有血的肉給我看。嗯,就是將這塊給移除了。之後要拿去化驗,看是不是良性或是惡性的。

「請回休息室,要冰敷止血唷。可能要躺個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

「好的。」

過了良久,醫生也過來和媽媽大致解釋一下情形。離開前,護士上了殺菌藥膏,說早晚要上一次藥。醫生也開了止痛藥,說太痛的時候可以服用,不過一般人是用不大到的。

當天晚上就可以洗頭了,只是要用指腹,不能用指甲。而且,洗頭的時候,最好是頭像後仰,不是像前傾。呼,這幾天要改一下洗頭的習慣嚕。然後,一週後再回來拆線。

*********************************

接下來一週,媽媽每次看到被鋼針訂起來的頭皮,總是會小害怕。倒是我,因為在後腦那兒,想自己照鏡子也看不到說。

有一天,媽媽好奇地問:「疑,怎麼那邊頭髮變多了?不是那一區本來沒有頭髮的嗎?」

「唉唷。阿切掉之後不就一個洞?所以硬將旁邊的頭皮拉起來呀,反正頭皮有張力。要是這個痣再大一點,傷口就關不起來~~~~」解釋半天,她終於搞懂。

 「原來動這個手術,還有一點美容的功效唷。」媽突然好像覺得賺到了。

「嗯,可以這樣說啦」(無奈)

 *********************************

拆線時刻。

這一天換了父親陪我上去。

這天,醫生之前的手術花比較多時間,所以在休息室等了近一個小時。

 「來,到這間。」

拆線好像是個小的動作,不用換衣服,更不用上麻藥。

什麼,不用上麻藥?!那拔針的時候不就會痛嗎????

果然,短暫的痛苦煎熬就此開始。之前縫的時候已不記得訂了幾針,但就拆線的情況看來,十幾針肯定是有。醫生一針一針拔,就一次次的刺痛。護士小姐還拿著紗布按著止血。夭壽,怎麼沒有事先警告拆線其實那麼痛?!這比當初切除時還要痛耶。  

好在醫生也相當有經驗,中途停下來,讓我喘了一口氣,不然忍痛程度已到了一個極限。

「真的快好了唷」護士小姐一旁安慰著。醫院護士小姐以女生居多,不是沒道理的。像這種時候,有女性溫柔的聲音,總比粗曠的男人聲還有點實質作用。總之,最後總算給撐過去了。

醫生後來又說:「其實那天有一小塊沒切掉,因為那時流了不少血,所以一時沒有看到。反正化驗結果,是良性的組織。這對醫生和病人來講,是最重要的。下次你回台灣,如果選擇真的要將剩餘的地方拿掉,那再事先跟我通知。」

呃,還有下一次?不過看我爸的神情,似乎很堅定地要根除 @_@

「喔對了,感覺摸的時候還是會痛。那倒底要多久才會完全康復?」我最後問。

「那當然呀。傷口被開了長長一刀耶,要時間的咩。到時那兒的神經應該也會慢慢接合,長出來。頭一個月洗頭還是不要用到指甲,之後應該就無所謂了。」

「OK!」

總之,這次手術算是圓滿結束。我帶著一顆更漂亮健康的頭回美國啦。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原來如此,想說你怎會放著這裡沒更新.保重啦!

>>帶著一顆更漂亮健康的頭回美國啦
推!

ggsadventure

Sherman said...

真是詳細的介紹,看了也很驚心膽跳,還好一切順利!希望可以健健康康的喔!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