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7, 2011

Austria Trip Part 18 : 9/3 Vienna Day 3 - Grinzing Heuriger - Feuerwehr (Chinese)

Feuerwehr Heuriger 入口

Heuriger,是在奧地利才會常見到的,指的是某些特殊的酒莊。這些Heuriger,不同於一般餐廳,需要另一種營業執照,而且有特別的規定。一來,他們只能供應自己酒莊的酒。二來,他們只能供應某些特定的食物,而且通常以冷盤居多。

"Heuriger"一字,有「這一年的」的意思。早期傳統的Heuriger,就是端給客人剛採收的葡萄釀出來的酒。因為Heuriger的性質是供應酒,因此規定是不能正式供應食物的。但一味只是喝酒可不行,所以演變出了一些折中的辦法。(一)客人可攜帶自己的食物進來,或(二)供應的食物是buffet style,由客人前來自取,就沒有一般餐廳服務的問題了。最早的時候,許多冷盤是免費供應的,不過今天如果這樣做,Heuriger應該都會賠本吧。所以啦,今天去Heuriger領食物的時候,也是要付點錢的。那又既然要錢,Heuriger們也開始會提供一些熱食,像那處處可見的奧地利炸豬排(Schnitzel)。還有,熟悉美國buffet文化的朋友們,奧地利Heuriger所指的buffet,並不是付一個定額的那種吃到飽,而比較像是台灣的自助餐。

Heuriger是一種當地奧地利人才真正懂得體會的文化。在夏天的傍晚,愜意地坐在椅子上,在戶外乘著涼風,和朋友們悠閒地聊天,是生活上簡易的一大享受。近年來,許多觀光客來到維也納這兒,也想體驗一下當地人的生活,所以清靜的Heuriger鎮,也開始變得很商業化。其中,又以北邊的Grinzing為最較受歡迎。看到旅遊書上如此介紹,原本打算去別處的,但早上離開前和旅館Hotel Ruthensteiner櫃檯的工作人員問問,得知Grinzing還是有比較屬於當地人才會去的Heuriger,抄下了她推薦的那一家。

從維也納到Grinzing,搭城市裡的大眾運輸,街車3738路都可以到,不過要有耐心,坐車差不多要四十分鐘。Grinzing基本上就是一個酒鎮,連招牌都主打他們的Heuriger。我後來才得知,偉大的奧地利作曲家馬勒和其妻子,是葬在這兒當地的墓園。不過,這天到了Grinzing已經那麼晚了,所以也不可能去參觀。


我們去的這間Heuriger叫Feurwehr Wagner,看起來是有三百多年造酒歷史的家族。這間看起來不大起眼,燈光很暗,甚至有點像是個私人住宅。而隔壁的一二間,則是燈火通明,裡頭紛紛攘攘,出來的客人還講著美式英文,就知是較觀光的店家。


大門一進去,會經過在戶外的桌椅。雖然仍然有人坐在外面,但太陽下山後,天氣變得相當寒冷。終於走到了室內的門口時,卻感覺像是個廚房的後門。那麼當地的店,一進去就已有心理準備,語言上會有點問題。幸好,還是有幾個服務生是會說一些英文的。

之前提過,奧地利的餐廳和店家通常都很早就打烊了。唯獨這些Heuriger,是會開到很晚的,許多甚至到半夜。我們四周張望的時候,看見許多的桌子都聚集了十來位客人,熱鬧地在談論各種話題。而且,有時像流水席一般,一位友人走了,馬上又有另一位過來。在都市的年輕人紛紛跑夜店的同時,奧地利的Heuriger,呈現出另一面傳統的夜生活。




一人各點了一杯酒,不過當初忘了將酒的名稱抄下來,現在早已不記得了。原本有意再多點一兩杯的,但身體仍然有時差,開始感覺睏了。






在Heuriger配酒的菜,質量不要期待太高,是很普通的食物。先點了炸雞,炸豬排,還有薯條這些比較保險的東西。不過,據當地人的說法,往往有趣的東西是在那些較為奇特的冷盤。看來看去,其實看不大懂,而服務生解釋半天也解釋不清楚。後來,我還是比較有冒險的精神,隨機選了幾樣。不過,女友吃了幾口就沒再繼續吃了,靠我一人將剩下清掉~~~ 當然,我不能說我習慣這種菜色`。


除了一葡萄酒之外,還點了一杯schnaps,是個極甜的烈酒。我們點的是櫻桃口味的,香醇可口,但別看它只有小小一杯,酒精濃度起碼有百分之三十。花了好幾口,才終於將它喝完~~   而且,配合著跟甜點一塊兒吃。

 

吃飽了,我們還得準備要再搭一個小時的車回旅館,中間還得轉幾次車。如果沒記錯,我們很幸運地坐到了最後一班街車回維也納市中心。如果沒趕上,三更半夜在Grinzing,我可能還真的無法想像。在車上,看到一群人好像也是剛吃完,跑著衝上車的。聽裡面有幾位中國大陸人的成員在聊天,似乎是哪邊樂團在做歐洲巡回表演,然後這幾天剛好在維也納。

4 comments:

GGs Adventure said...

那甜點是什麼啊?

很佩服你,那種隔這麼久的,我都會草草結束,不想寫啦:P

最近圖書館借回來的古樂是Anthony Holborne, 你好像還沒介紹過他?

Deadlockcp said...

事隔那麼久,有點開始模糊了。不過應該是李子(plum)做的甜點,當然不能和Hotel Sacher的相比。

最近開始有點忙,所以奧地利的東西,可能會要暫停一下。

Holborne是文藝復興的英國作曲家。英國的Consort Music,並不是我最喜歡的曲目之一。他的音樂我不多,而且我猜,妳可能也是聽一種整體的感覺,因為大部份都是小品~~ 妳是借Savall的那張嗎?

GGs Adventure said...

是savall那張沒錯

關於不熟的音樂,我的確是先從整體感覺下手沒錯.之後再進一步就結構等樂理面來看.

你們應該是quarter制吧?! 那應該也開學了吧! 忙碌中還繼續這種發文速度已經很驚人了!

Deadlockcp said...

主要是,那時候時期的英國作曲家,至少對我而言,比較難去區分每一位的不同,如Byrd, Gibbons, Lawes, Bull, Dowland等這些。不過這是因為那是同一地區,同一時期。

在巴洛克或是古典時期,如果限制在某個時期和區域,同樣是不容易辨別。

會先將奧地利的擱著,不過音樂文會繼續 ~~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