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8, 2011

Seattle 05/23/2011 – 05/28/2011 (Chinese)


一年兩次的美國聲學會議,今年春天在西雅圖舉辦。上次來西雅圖玩已是五年前的事了,而這次上來主要是專心開會,所以也沒有什麼時間出去玩。在音樂聲學的領域裡,大家氣氛都是一團和氣,所以在座的聽眾,就算是大牌教授們,也不會故意刁難你們。通常,大家都是帶著一個好奇的心,前來學習的。

這次來西雅圖最大的不同為,我是坐飛機來的。而機場,有Sound Transit的輕軌Central Link Light Rail,從機場到市中心終點站,也是Sheraton飯店的會場,只需$2.75,算是很合理的價錢。整個車程,大約四十分鐘左右。

Light Rail

開會的事情就省略了。談談開會以外的事吧~~  首先,週四(5/26/2011)這天晚上,主辦單位安排了一個行程,去參觀西雅圖當地的一家製造hammered dulcimer(西方揚琴)還有lever harp的店,叫做Dusty Strings。這家老闆,當初大學本來想念醫科,不過進了大學就發現自己不適合。後來,在80年代西雅圖那邊傳統藝術的草根運動盛行的同時,hammered dulcimer開始受到重視。這些樂器,從美國殖民地的時期,就有人在表演了。今天到美國東岸最古老的幾個城市,如Jamestown或是旁邊商業化一點的Collonial Williamsburg,都可看到許多店家在賣這個有歷史意義的樂器。




老闆做的第一台琴,是在朋友的地下室,用最簡單的木材,拼湊成的。照片中這台琴,是他所標示的Dulcimer 1.0,是只秀不賣的。當然,今天他們店所賣的琴,都是非常高價位的琴,和當初大不相同了。


老闆自己是會彈dulcimer的,但他們開業成功,終於有自己的店面後,他們對製造豎琴也開始產生起興趣了。不過,他們是做比較傳統的lever harp,而不是今天音樂會常見到的pedal harp。後者是比較近代的產物,也就是豎琴家踩著踏板,即可彈出升降音。這些lever harp,是比較傳統的樂器,可追朔到傳統的Celtic音樂。這種琴,每一條絃有自己的一個把手,調整之後,每條絃會升半個音。



介紹完他們如何卑微地白手起家後,他們接著帶我們到樓下參觀他們的工廠,讓我們看到許多材料和半成品。



Hammered Dulcimer的半成品

這是最酷的東西,就是string winding machine,製作wound string,也就是一條絃外面還包著另一條絃。吉他,鋼琴,以及豎琴低音絃,都會用到這樣的制作方式。這是增加絃的質量的一個有效方式。

--------------------------------------------------------------------------------------------------------------------

Monorail也是上次來西雅圖沒有坐到的東西。當時Monorail在整修。



Monorail 從市中心通往Space Needle位於的Seattle Center那兒。


------------------------------------------------------------------------------------------------------

要離開Seattle這一天早上,我去參觀了Seattle Center那邊的一個Experience Music Project (EMP)。這是就在Space Needle旁邊的一個博物館,主要是展示同為西雅圖人,1960年代重要電吉他Jimi Hendrix,以及1990年代左右的知名樂團Nirvana的東西。

這兒最有意思的,為近20公尺高由一堆吉他所組合的一件藝術品。


另外,這兒還有一個重要的吉他歷史館,記載吉他的發展史,從十七世紀的巴洛克吉他,一直到後來的電吉他。因為時間上的因素,只得匆匆忙忙逛一逛,就得離去。




 Nirvana的展區

樓上EMP還有一區,可讓你彈奏不同的樂器,包括電吉他,鼓,或是鍵盤。如果程度夠好,他們還有幾間錄音室,可供你自己錄個小專輯,最後燒成CD,可當初購買。不過,這天是Memorial Day長假,這兒擠滿了一堆小孩子,根本強不到任何樂器。

然後,EMP二樓還有一區是和Science Fiction Museum合併,有一些流動的展覽。接下來他們將籌備Avatar的東西,但很可惜我趕不上。這天看到的,有一區專門在展Battlestar Galactica的東西,不過這個科幻影集,我當初是沒有在看的。較忠實的觀眾如到這兒,應該會很興奮吧。

------------------------------------------------------------------------------------------------------
走出EMP,Seattle Center整個戶外廣場聚集了大批的人。原來Memorial Day Weekend長假,有個Folklife Festival,每年都是這個假期的時候舉辦的。前來擺攤的,有吃的,有穿的,有表演的樂器,還有更多有的沒的。基本上,只要是和傳統民俗有關的,這兒都看得到。這麼多雜七雜八的人,是個熱鬧的大派對。





在這兒,我也不能久留。迅速在中國城吃了飲茶,便又搭著Light Rail到機場,重返灣區了。

4 comments:

Mingus said...

嘿,好一陣沒聯絡,一直持續 follow 你的文章。

Seattle 是我還算熟悉的城市,去過五六次。有一次就是去聽這個folklife festival。我覺得 Seattle 一直保持一種hippie的味道+ 一個多元文化下的urban sophistication。

可惜當初還沒那麼迷baroque 及撥弦樂器,要不應該去找一下 Dusty Strings,感謝介紹。

Deadlockcp said...

嗯。那個folklife festival真的非常嬉皮風。要不是時間上的限制,應該會好好逛一天的。

最近忙了些,所以比較沒到您那兒去留言。現在只會有空繼續貼貼古樂的文章。

今年九月又要去歐洲開會了,才發現去年奧地利的遊記完完全全停擺。

Deadlockcp said...

pollini has left a new comment on your post:
「哇,真詳盡的介紹!不過我倒是對那個Battlestar Galactica的展覽很有興趣,突然看到跟音樂無關卻是我曾經看過的科幻影集,真是意外,話說該影集是幾年前最火紅的科幻劇,可惜續集Caprica第二季後被砍了!無獨有偶,Stargate SGU也在播了兩季以後就被砍了,最近就沒有好看的科幻劇了。可見美國的科幻電視台最近實在不景氣,受收視率影響動輒砍掉不錯的戲劇! 」

不知道為什麼有在email收到您的comment。但沒出現在這兒的留言。我直接貼上來。

Battlestar Galactica 是我剛念研究所的時候,他們重新拍一次的影集。我沒有看70年代的,但新的影集出來的時候也沒follow。我大學的時候,也算是半個trekkie,不過念研究所之後就再也沒有認真再看科幻劇了。像幾年前出的電影Serenity,是Firefly影集的延伸,也是我沒有跟的。

Anonymous said...

這個Dusty Strings有趣

下次去西雅圖應該找機會去參觀...

ggsadventur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