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Austria Trip Part 6 : 9/2 Vienna Day 2 - Haydnhaus (Chinese)

 海頓在維也納時住的家


居然寫那麼久,才寫到第二天~~~如果不加緊腳步,那很有可能會落到十年前去德國時,遊記只寫了一半就中斷了。最慘的是,會很多東西會完全沒印象了 XD

言歸正傳。這一天因為時差的關係,起得比較晚。出門的時候,已經早上十點多了。前天看地圖,發現旅館附近有個Haydnhaus,剛好是去傳統市場Naschmarkt的路上。想說,逛完Haydnhaus剛好可到Naschmarkt用個餐。

維也納的Haydnhaus(海頓之家)位於市中心西南邊的Mariahilf 第六行政區。因為紀念這位偉大的作曲家,這一條街已經改名為Haydngasse。Gasse一字在德文是「巷」的意思。不知道為什麼,奧地利很多路名都是用Gasse,是我剛開始不熟悉的。當初在德國的時候,大部候看到都是用Straße(街)。

Haydnhaus是海頓於1797-1809,在維也納度過他最後的十二年的地方。對海頓生平沒那麼熟悉的朋友,海頓年輕時曾是維也納Stephensdom大教堂合唱團的成員,但他後來成年之後,便成為匈牙利(當時仍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領土)貴族Esterházy的宮廷音樂總指揮,長達三十年。原本Esterházy家族的主要宮殿位於Eisenstadt,在今天奧地利的東邊。可是,王子後來熱愛他們的夏宮,改成一年長達十個月在那鳥不生蛋的Eszterháza宮。雖然海頓因出版的曲子大獲好評而成為歐洲知名度高的作曲家,但他和友人通的書信中,知道他在Eszterháza宮每天過得越來越寂寞的。

1790年,他的顧主Nikolaus Esterházy過逝,而繼任的弟弟Anton對音樂不甚感興趣,直接將原本的樂團給解散了。不過海頓在Esterházy家族服務那麼久,Anton王子仍給了海頓退休金終身奉。除了有固定的收入,他還立刻擁有了之前所沒有的自由。他立刻受邀到倫敦,兩次的英國行共寫了十二首倫敦交響曲,古典樂裡膾炙人口的「驚愕」「軍隊」,還有「鐘」交響曲都是這一時期的產物。這使得海頓更轉變成為一個公眾人物,是之前的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音樂巨星。

海頓便是用了當初歐洲各處音樂會公演所賺來的錢,買了今天的Haydnhaus。雖然今天Mariahilf第六行政區已算是維也納熱鬧的地方了,但時當算是城外的郊區。海頓在這兒可以享受清幽的生活,不受打擾地專心作曲。若要進市區,馬車要進城也在合理的距離以內。

**********************************************************************************

Haydnhaus是維也納博物館(Wien Museum)所管理的單位之一,是「音樂家故居」系列之一。2009年,因為紀念海頓逝世200週年而全面整修過。海頓家的門票要四歐元,有Vienna Card的話有一歐元的折扣。另外,在買票的地方,還可再另外購買語音導覽,也要三歐元。因為自己對古典樂接觸比較多,所以只有我買。

在這兒要談一下這些audio guide。這次在奧地利的許多博物館都有語言導覽的服務,有些是含在票裡,有的則要額外收錢。不管是條件,這些audio guide的品質其實都做得非常好,內容詳細又豐富。可是,而且一個很重要的可是,就是因為可以講解的資料實在太多了,要認真將整個audio guide聽完,常常得花掉非常非常多時間。在外旅遊,時間本來就非常有限,有些芝麻蒜皮的小知識,倒底值不值得用你寶貴的時間去換取,就是每個人得自己做的選擇。

前一天在Schönbrunn宮,每一段講解的長度和正在看的房間所需的時間差不多,所以步調恰恰好。可是,Haydnhaus本身就不大,只有兩層樓,展示的東西也不算多。而,audio guide時常在一幅畫或是在一個樂譜上就花了好幾分鐘了,該看的東西看完了,語言還沒結束,得等它講完才行。對於身上沒有audio guide的女友,後來待到太悶,就自行離開我,自己到家中別的地方閒晃。

不過要稱讚一下,Haydnhaus的audio guide每一段解說,都會配上一段海頓的音樂,都和要介紹的東西有密切的關係。如果您是海頓的樂迷,那能在audio guide裡聽到這些節錄,應該會很高興,而且更全面性地認識海頓爸爸。而且,他們找來的錄音水準也都相當好,都是找當今表演海頓音樂的權威,只有一段用古鋼琴彈奏的一首讓我失望而已。

**********************************************************************************

今天博物館主要的展示區在二樓。一樓主要是當初倫敦和維也納的地圖和畫,讓前來參觀的人熟悉一下當時歐洲的時空背景。再來,因為海頓當時是歐洲名氣最大的音樂家,所以儘管住在那兒偏遠的地方,仍有歐洲音樂圈內圈外重要的人物常常進出他的家。走上二樓時,樓梯牆壁上都貼滿了這些人的剪影(silhouette),可看看當初有哪些大咖的人來過~~~

經整修,二樓的隔間和當初海頓住的時候是一樣的。Haydnhaus主要想呈現出來的,是海頓最後幾年在維也納平常家裡生活的樣子。這邊看得到一些海頓的遺物,但展示最多的,莫過於他的音樂手稿。


這個牆上擺的是海頓當初寫的一些小品,包括一些賦格,卡農,還有改編的歌曲。海頓一天的生活很有規律,而且他年紀雖然已經很大了,但常常不斷地在做不同的音樂練習,精益求精。




海頓在生命中的最後這幾年,轉向寫大規模的宗教音樂。其中最有名的兩個神劇「創世紀」(英:The Creation  德:Die Schöpfung)還有「四季」(英:The Seasons 德:Die Jahreszeiten)便是在這兒完成的。海頓兩次的倫敦行裡,有機會聽到韓德爾的神劇(彌賽亞還有Israel in Egypt等),心中大為震撼,便決心要利用當時新的古典風格,寫出類似的代表作。


「創世紀」的演出在全歐洲得到了空前熱烈的回響,也是許多學者認為是他最偉大的創作。之後的「四季」,雖然觀眾反應也不差,但受歡迎程度遠不及「創世紀」。這兩部神劇因為規模的龐大,而且海頓對於作品品質的要求,所以寫每一首都花了一兩年的時間,算是寫最久的作品。Audio guide裡有提到一些他當初寫作時的過程與遇到的挑戰,如在「四季」時和寫對白的Gottfried van Swieten男爵之間在文字上意見的不合。

下面這是當初1798年的「創世紀」的神劇對白書,至今保存完好。



下面這一張是「創世紀」的樂團譜的草稿。

 
除了「創世紀」還有「四季」二神劇,海頓也在這個家寫了六首彌撒。由於我不是信教的人,也對聲樂比較沒研究,所以海頓的兩部神劇我本身是沒有聽過的,身邊也沒有錄音。而他的彌撒,我有整套的錄音,但也沒有真正好好完整聽完。偏偏海頓晚年又愛寫那麼多的宗教音樂,所以這邊介紹的都是自己不熟悉的音樂。好在audio guide有講解,並都有播放其中的一些片段,所以在看手稿的同時,多了一些認知,也挑起我對這些曲子的好奇。

***********************************************************************************
這是海頓彈的古鋼琴。當海頓早上教完課之後,他會用剩餘一天的時間,坐在鋼琴上邊幻想邊彈,一直彈到滿意為止,然後將這些新的音樂點子譜下來。不論是室內樂或是大交響曲,他都是靠這種方式作曲的。


海頓不僅是「交響曲之父」,也是「絃樂四重奏之父」,寫了68首絃樂四重奏這樣驚人的數目,成功奠定了絃樂四重奏在西方古典樂室內樂的地位。以前這樣的樂器組合是會被世人以異樣眼光看待的。(說到這個,都懷疑自己那套海頓絃樂四重奏大全集三分之一聽完了沒~~~~~)。

海頓晚期最後九首絃樂四重奏(一首未完成)便是在這兒所寫。 那些晚期四重奏實在是寫得好,而作品七六的六首四重奏裡,更是有「皇帝」「日初」等這幾首有名的曲子。其中「皇帝」四重奏的第二樂章的主題,更是今天德國國歌


下面這張是他未完成的絃樂四重奏的第三樂章的草稿。他最後幾年,除了身體慢慢不行,頭腦也開始衰退了,慢慢作曲的能力也就喪失了。


不過,海頓一生充滿了幽默感,就連年事已高也不改其性。下面這張是海頓晚年無法再作曲時所印的名片。上面寫的字"Hin ist alle meine Kraft/Alt und schwach bin ich"的意思為「我體力已不在,現已老態龍鍾。」這是他早期所譜的一首歌「老人」裡的歌詞,可看出海頓笑看人生的態度。因為覺得這實在是太酷了,參觀結束之後,到樓下買了這個圖示的紀念品磁鐵~~~

下面這是海頓爸爸與世長辭時的遺容面具。在這兒講個比較恐怖離奇的故事…  當初海頓下葬之後十一年,Esterházy王子決定為海頓打造一個更華麗的墓,來將他風光大葬。當遺體開棺時,看到的居然是海頓的無頭屍體這樣驚人的畫面!!

Esterházy王子震怒,下令要將海頓的頭顱找回來。在大肆的收搜和盤問之下,終於發現是挖墓者被賄賂,在海頓埋葬之前,就將他的頭給切了下來,拿給了業餘phrenologist(骨相學家),同是海頓好友的Joseph Rosenbaum。Rosenbaum在Esterházy家族重金的遊說之下,答應交出海頓的頭骨,未料Rosenbaum已事先調包,將一個假的頭骨給他們去下葬。就這樣,海頓的頭骨被轉來轉去,一直到1954,才回到Eisenstadt的墓,和剩下的遺體重聚。



從上述的故事,就知道一個偉大的公眾人物在死掉時,會出現搶購跟他有關的一切東西。有時這些平時不起眼的東西,會喊到天價。有時,像他的人頭,會被世人以不法手段取得。下面這張是海頓過逝之後,海頓家要拍賣的文物清單。除了貴族不用說,也有無數的平民爭先恐後地到拍賣會想要搶到這些東西,以和別人炫耀自己擁有了偉大海頓的某件物品。

抬高價錢最誇張的東西,莫過於他生前養的那一隻灰色鸚鵡。最後的成交價,居然比他當時那一棟房子還要貴!



海頓之家的主要展示區在這兒結束。外面有個小院子,也在整修之後盡可能地恢復了當時的原貌。




從院子往回看海頓之家。


參觀完海頓之家,對他的生平和音樂著實有更完善的認識。海頓是眾多作曲家裡,音樂我擁有也接觸不少,但在幾首名曲以外,卻很多是沒有認真聽完的。不過最近大量投入聽巴洛克時期的音樂,所以對近期自己真的會好好來認真聽海頓的音樂是存疑的。但是,以海頓一生驚人的作品產量,而且如同莫札特一樣,對各種音樂形式的寫作都揮灑自如,真的是值得深入鑽研的作曲家。

成長過程裡所接觸到的古典樂裡,海頓在我的心目中其實佔了一個滿重要的地位。最早買的兩張CD,一張就是海頓的第94「驚愕」,96「奇蹟」,還有100「軍隊」交響曲(Dorati指揮匈牙利愛樂)。這一天踏在他所居住過的房間,有種相當不可思議的感覺。雖然之後有踏進過莫札特在維也納和在薩爾斯堡的家,但海頓之家給我的感覺其實是印象最深的。


***********************************************************************************
布拉姆斯館

在結束完海頓之家的主要展區,會看到旁邊有個房間有個布拉姆斯的小展館。布拉姆斯一生中,都沒踏進過這個房子,那為什麼在海頓之家會有布拉姆斯的東西呢?原因有兩個。一來,布拉姆斯的故居已經在1907被拆除,今天已經不在了。二來,布拉姆斯是海頓的敬仰者之,除了有許多海頓曲子的手稿(如好幾首絃樂四重奏),他當時也擁有海頓的clavichord(更早的一種古鋼琴)。這台琴今天已經被歸還至海頓之家的主要展區。今天常聽到的管絃樂作品「海頓變奏曲」,當時布拉姆斯深信那主題旋律是海頓所寫,不過今天學者們多公認是由他的學生Pleyel所寫的。布拉姆斯一向推崇海頓的作品,一生也致力使他的音樂不會被世人遺忘。



布拉姆斯展館只有一個小房間,東西並不多。房間一進去看到的油畫像,最引人注目。




又,布拉姆斯有跟上照相的年代。他老的時候,在自家書房裡的這張照片,更是無價。


***********************************************************************************

看完海頓之家,已是用餐時刻。帶著充滿期待的心,朝著Naschmarkt出發。

Previous:  Austria Trip Part 5 : 9/1 Vienna Day 1 - Mozart Stüberl (Chinese)
Next:        Austria Trip Part 7 : 9/2 Vienna Day 2 - Naschmarkt (Chinese)

4 comments:

GGs Adventure said...

怎麼這麼巧!!

前天去圖書館借回來的6張CD裡面,有2張海頓的弦樂四重奏.當然也包含你提到的那幾首,像是皇帝,sun,雲雀等

---
快點寫吧!不然真的會忘記,那就太可惜了 <--催文 :P

Deadlockcp said...

疑,真的唷。我本來以為你是會不怎喜歡聽海頓的音樂的。還喜歡嗎?我覺得他晚期的那幾首都很棒。

嗯,盡量寫囉~~~

GGs Adventure said...

多虧你的介紹,我最近開始重新接觸一些比較"早期"(未必都是巴洛克)的音樂,像是海頓,孟德爾頌等. 其實海頓的那幾首交響曲我有,算是最早期的收藏(還在卡帶的時代).

這次去借的CD另外有兩張是理查史特勞斯的. 我發現我還蠻喜歡他的一些曲目,像是諧謔曲,還有之前提到的交響詩.

Deadlockcp said...

:)

我前幾天上網購買了Haydn的神劇集(他總共也只寫了三齣),到時來了要好好聽一下。

Haydn的巴黎交響曲(No.82-87)還有倫敦(No.93-104)是我後來接觸Haydn主要的來源。事後有將他的全部交響曲集買下來,但有一堆都還沒聽 X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