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2, 2010

Austria Trip Part 8 : 9/2 Vienna Day 2 - Schubert Sterbewohnung (Chinese)

舒伯特過逝之家


發現舒伯特過逝時的家,要往市中心的反方向走,回到之前搭的地鐵,U4線的Kettenbrückengasse站那兒,而且就在Kettenbrückengasse上。舒伯特這個過逝之家,和當天早上去參觀的海頓之家一樣,是維也納博物館(Wien Museum)在管理維護的。這個單位,只有週三週四才有開,所以我們有點誤打誤撞,這一天剛好有開。另外,它開放的時間為早上十點到下午一點,以及下午兩點到六點。門票只需要兩歐元,vienna card打折下來又只要一歐元 


舒伯特在這邊當初只住了兩個月就過逝了,所以會為他特地在這邊弄個紀念的博物館,可能是維也納的人們為了表達對這位英年早逝的作曲家的一種景仰吧。又,當時在維也納的眾多音樂家裡,舒伯特是位不折不扣的「維也納之子」。海頓,莫札特,貝多芬,Salieri等幾位大師,都是外地來的作曲家。(史特勞斯家族是另外維也納土生土長的音樂家)。

在1828的九月,舒伯特因為病情的惡化,他的醫生建議他搬離市中心,到他哥哥那兒。舒伯特得了什麼病,從當時症狀的描述,今天每位學者都公認是梅毒。許多早期的舒伯特傳記都刻意撇開這一段不談,但之後更深入的研究遂將這個細節給揭露。舒伯特雖然生活窮困,但同時擁有許多維也納音樂人的享樂主義,性愛上的慾望尤其旺盛。舒伯特初期的梅毒症狀在1823年左右就出現,雖然他作曲家的名聲,漸漸在維也納音樂圈打響了,但他知道身體不對勁了,也就越來越少出現在公共場合了。

當時得了梅毒,等於是已簽下死亡書。那個時候梅毒並沒有藥醫,用的是汞(水銀)做為減輕症狀疼痛的治療。當時英文有句說法:A night with Venus, a lifetime with Mercury,正是指這件事。因此,舒伯特在生命的末期,除了有梅毒第三期的症狀,還有汞中毒的徵兆,根本是禍不單行。



他哥哥Ferdinand的公寓在市中心以外的Naschmarkt旁,可以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不料,這棟公寓蓋好不到一年,牆壁許多地方仍未乾。潮溼的空,不但沒讓舒伯特的病情好轉,反而使之加深惡化。他在1828的十一月十九號,年僅31歲(比莫札特死的時候還要年輕),離開了人間。舒伯特在生命雖然短暫,但他也是一位量產的作曲家,一生寫的歌曲集,交響曲,室內樂,以及鋼琴作品眾多。再來,如考慮他有許多年是學校全職的老師,那他作曲量真的是多得可怕。


Schubert Sterbewohnung要先沿著一個很窄小的樓梯到二樓上去才會看到,是個小到不行的地方。而從解說看來,當時他哥哥和妻小一塊住的,以當時來說,空間還算是不小咧~~~  這個紀念館,嚴格上來說,只有兩三個可以看的房間。比較大的幾間,自然是他哥哥Ferdinand和家人住的。他的哥哥也是一位音樂家,也寫了一些宗教音樂。在舒伯特過逝前兩週,他當時仍有足夠的體力去參加他哥哥的安魂曲的公演。最大的房間,有他們家庭的鋼琴。



最小的這間,就是舒伯特的當時臥病在床的地方,並由他嫂嫂和還有他同父異母的妹妹Josefa照顧。從他當時居住的情況,可以想像當時他的處境是多慘不忍睹。儘管如此,他雖多半時間與病魔纏鬥,他的作曲速度絲毫沒有減弱。許多西方古典樂的幾首不朽之作,正是舒伯特在已知道即將要離開人間時, 以驚人的創作速度寫下來的。其中,有歌曲集「天鵝之歌」,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 (C小調的D958,A大調的D959,以及降B大調的D960),還有那首絃樂五重奏。



下面這個譜,不清楚這是哪一首藝術歌曲(誰叫我是聲樂的門外漢~~~)


這個手寫譜應該是他的第六首降E大調彌撒裡的終樂章Agnus Dei



舒伯特過逝之家,憑良心講,沒啥東西可以看,又沒有任何audio guide,所以半個多小時逛完了。在維也納市中心北邊,其實還有一個他誕生之家, 不過距離有點遠。因時間有限,這趟奧地利之旅我們並沒有機會去參觀。

在結束完這邊的短暫行程,我們趕著去Habsburg王朝在市中心的Hofburg宮。奢華的皇室宮廷生活,和可憐的小老百姓寒酸的日子,儼然形成一種極大的對比。

1 comment:

Esme said...

過得很滋潤啊~~看來維也納真的很好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