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Europe 2011: Paris Day 10 (9/28/2011) (Chinese) Leaving Paris


這天即將告別巴黎,乘坐下午四點多的飛機回到愛丁堡。也利用早上剩餘的時間,安排一下最後幾個小時在巴黎要做的事。

通常,我只有要離開的時候,才會想起來再好好捕捉一下旅館的面貌。這是位於二樓的大廳,旁邊也有吃早餐的地方。站在那兒就是不大會說英文的旅館老闆,而臉被擋住的就是那位中國來的清潔小姐,算是我們此次在這兒的救星。可惜,離開的時候太匆忙,沒能好好感謝她。


上到二樓的階梯

這是我們旅館Hotel Marclau外面的樣子。如果不注意看,一下就會錯過入口。

以及旁邊常常光顧的便利商店。之前已經拍過一次了。

早上我們將東西都收拾好了,從房間check-out出來之後,就先寄在二樓的大廳那兒;等真正要去機場時再回來拿,這樣行動方便。起初會有點小擔心東西會不會就被別人幹走了,不過我看別的房客也都沒在怕,那邊行李擺到都要滿出來了,所以後來就算放心了。

其實我今天早上只為我自己排兩個行程:(1)看某教堂,與(2)買CD。事不宜遲,快點上路!

不過,其實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辦。前天去FNAC買了一套CD,以為是以合理的價錢購得。不料上了Amazon發現此產品降價變得更便宜,所以只好很龜毛地拿著收據回到Forum des Halles那兒去退貨。



在這邊很阿沙力,退完就閃人了,沒有再多逛了。接下來打算參觀的教堂是L’église Saint-Eustache,雖然今天名氣比不上聖母院與Sainte-Chapelle,不過十七十八世紀時,算是有一定分量的教堂。不僅年輕的路易十四,是第一次在這兒接受聖餐(communion),此教堂還有豐富的音樂史。


除了Lully(盧利)是在這兒結婚的,拉摩(Rameau)在這兒彈了生平最後一場風琴音樂會,莫札特的媽媽的葬禮便是在這兒舉行的。最後,Berlioz的Te Deum,也是在這兒公演的。


這間教堂是在1532年開始蓋的,不過因為經費短缺,所以總共花了一百多年才完成。雖然有哥德式的風格,不過夾雜了後面文藝復興時期的元素。












St. Eustache教堂,如同許多其他教堂一樣,在法國大革命與巴黎公社世件時遭到褻瀆與破壞,不過隨即開始重建的工程。教堂的風琴二十世紀新做的,不像St. Gervais是當初原本的琴。


我最欣賞的法國巴洛克作曲家拉摩大師,也是葬在此教堂的。向他致個敬,教堂行就算結束了。



之前說到這一區原本是熱鬧的傳統市場Les Halles,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十二世紀。不過,後來因為發展到變得太擁擠,所以在1969年被強制牽到市區外圍。下面這個藝術品,擺放在教堂裡,叫做"Le départ des fruits et légumes du cœur de Paris, le 28 février 1969"(Departure of Fruits and Vegetables from the Heart of Paris, February 28, 1969)(蔬果從巴黎市中心離去),就是在描繪這件事。作品的農人各各一臉黯然。


還有,教堂外有個很奇特的藝術品。


參觀完St. Eustache,就是我和老婆各自的自由活動時間。我呢,肯定是要回到前一天光臨的二手CD店 :)  而我,總不能強迫她要店裡等我吧。後來她跟我說,她跑去傷兵院(L'Hôtel national des Invalides)那邊晃晃。那算是我此巴黎行沒有去的大景點之一,算是個小遺憾。不過這樣,下次如再回來,就有東西可以看了。

一分開,我就迅速跑去那家唱片行。會來光顧這家的人,都是愛聽古典音樂的同好。最巧的是,跟一位美國人聊一下,發現他不但也是加州來的,而且有自己在做大鍵琴當興趣。這就算了,再仔細問,他居然還跟我老師上過課!世界會不會太小了點,我居然可以在巴黎的二手CD遇到這種人?!




好啦,有認真follow我巴黎行的古樂同好,一定很好奇,我在巴黎買的戰利品是哪些東西。讓各位久等了;以下是這次全部的大豐收。不過,有些是在FNAC買的新CD ,所以不準。還是在下面一一列出來好了。



Buonamente: Balli, Sonate & Canzoni  (Monica Huggett)     (Stradivarius)
Galuppi: Concerti a Quattro (Quartetto Aglaia)                      (Stradivarius)
Salaverde: Canzoni, Fantasie & Correnti (Syntagma Amici)  (Ricercar)
Weckmann: Kammermusik + Klaviermusik (La Fenice)        (Ricercar)
Caldara: Cello Sonatas (Gaetano Nasillo) (Mingus推薦)       (Arcana)
Stradella: Christmas Cantatas           (Enrico Gatti, director)  (Arcana)
Cabezon: Keyboard works (Paola Erdas)                                 (Arcana)
Steffani: Cantatas, Duets& Sonatas  (Fons Musicae)               (Pan Classics)
Venezia (Rare Fruits Council)                                                   (Ambronay)
Reincken: Hortus Musicus Vol.1 (Stylus Phantasticus)           (Accent)
Fasch: Concerti & Overture (Zefiro)                                        (Deutsche Harmonia Mundi)
Corrette: Organ Concertos (Rene Saorgin)                              (Harmonia Mundi)

老婆逛完她的,進來發現我買CD的量似乎可以湊到退稅的金額。不過,跟店員問了一下,發現這是二手CD店,所以不適用的,因為嚴格上來說這些二手CD是不含稅的。問了一個尷尬的問題,頓時覺得有點不大好意思。不過,既然不會退稅,所以這時就將一些意願較低的CD給放回去了。最後看看時間,發現不離開也不行了,依依不捨去結帳了  :)


趕…趕…趕…
出來玩,常常弄到飯都不能好好吃。如今要回去拿行李去坐飛機,又是面臨同樣的情形。 有趣的是,CD店旁邊一個速食的義大利麵店,甚是好奇,甘脆就試試看。




基本上,就是選你要的義大利麵種類(可看到多為餃子狀子,以放便食用),再搭配你要的醬料以及起士。動作迅速,幾分鐘就搞定,真的是另類速食店,而且還不難吃咧,總比麥當勞好吧 :P


匆匆忙忙趕回旅館,拿完行李,便又匆匆忙忙跑去地鐵站,然後轉到RER車。


到了Charles de Gaulle機場,又得像十天前來的時候,將行李拖得大老遠才會到櫃檯。因為算是很早就到了,所以時間很充裕。

老婆將先前填好的退稅單,拿去相關的地方要申請退稅時,被打了回票。原因是,因為我們還要先停愛丁堡,而正式規定是,要辦退稅,需要正式離開歐盟時才行,不能只單單是離開法國。

離開巴黎,看到最後一個神奇的一幕是,戴高樂機場每個登機門,居然都有Playstation 3可以讓等待的乘客免費玩…


再見了,巴黎。
"We'll always have Paris........"

4 comments:

Mingus said...

唱片的名單終於出爐....Cabezon 那張超想要的。

可能你來不及列入,我非常欣賞照片前一排 Glossa Cabinet 紙盒系列的封面設計品味。其中 Moreno 彈的各式古魯特琴錄音,我正盡量收集中。

前排最左那張法國作品集,前天才剛聽,現在還躺在音響架上。

現在在等 Moreno 彈 David Kellner 的新作飄洋過海來。

Ergaster said...

Woops!是Mozart,抱歉打錯。

Ergaster said...

對不起,小弟之前送出的回應似乎不見了。

贊同Mingus兄所說的,前排的封面設計實在很讚!讓我想到Bilson與Gardiner在Archiv發行的Mozart鋼琴協奏曲系列80年代首版的封面。

感謝格主的分享,入手的唱片也算是旅程中的一個亮點。 :)

Deadlockcp said...

哈哈,大家都是被美觀所吸引。
我老婆也非常喜歡那一系列的,還叫我要不要全部買下來算了 @_@

我唯一不喜歡的是,它故意要將短的和長的那一邊對調,使得整理起CD的時候很難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