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7, 2012

Europe 2011: Edinburgh Day 5 (9/29/2011) Part 3 (Chinese) Edinburgh Castle


William Wallace,也就是1995年最佳奧斯卡得獎片Braveheart中的英雄

愛丁堡的城堡算是2011的歐洲行最後的一個重要行程。為了查資料,上網找了一下城堡和蘇格蘭本身的歷史。不過,看這種歐洲史,只會越念越糊塗。誰推翻了誰,誰篡位,誰和誰生了誰,誰死了之後誰即位,只會越來越頭昏。難怪,在愛丁堡城堡的解說員跟我說,要研究歷代皇室成員的背景資料是很好的睡眠工具~~

先前的St. Cecilia's Hall走過來,差不多十來分鐘吧。在進去城堡的第一個大門前,有個大廣場(esplanade)。每年暑假的時候,愛丁堡有一系列的節慶,整體堪稱為世界最熱鬧的藝術文化節。而在esplande這邊,則是有名的Edinburgh Military Tattoo(愛丁堡軍樂節)的表演場地。(剛爬到網上的部落格,念到2007年時,北一女的樂儀隊有被收邀去表演。)總之,我們在愛丁堡的時間剛好錯過了愛丁堡節。在esplanade這邊,只看到工作人員在拆之前搭起來的觀眾檯。

這兒是要進城堡會先看到的大城門。門的兩側有蘇格蘭史上對抗英國的兩位大英雄,Robert the Bruce,與William Wallace,是二十世紀才加上去的。


進去城門之後,左側會看到的這個高牆與上面的砲口稱為Half Moon Battery。可看到下面的牆的顏色不大一樣,是因為它是從更早的時候遺留下來的。愛丁堡城堡於十六世紀中的時候,經歷過了一場大戰役,稱之為Lang Siege("lang"即為"long"的蘇格蘭文)。為時五月的圍城下,城堡幾乎各重要中古世紀蓋的建築都被催毀了。Half Moon Battery,便是城堡重建時的所造的防禦系統。




要繼續進去參觀城堡的話,需要在這兒買門票。然後,要語音導覽的話,需要再額外收費。既然不包括在門票中,我們這次選擇就不用那audio guide了。反正,城堡裡重要的東西,都有英文的解說牌。對於我,這樣就夠了。


水塔。敵人圍城時,重要的飲用水來源。Lang Siege裡,就是因為水源被切斷而投降的。

我們打算先走到城堡上面的區域,因為重要的東西都在那兒。這是進城堡上面要通過的Foog's Gate。


這棟是Scottish War Memorial的後面。原本於1927開放時是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喪命的蘇格蘭士兵。今天,裡面又追加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國捐軀的勇士。



城堡為於山坡上,三面有峭壁,形成天然的防護。古時候,面臨大敵,只需要防守一方即可。今天,地勢高讓它成為可以登高欣賞愛丁堡市容的好去處。


這兒是從城堡上層往下層觀望。右前方最遠處可以看到一個砲管細細長長的砲。這是有名的One O'Clock Gun,每天下午一點準時鳴砲。以前,為了讓大家鐘錶時間一樣,所以這砲的時間為標準。今天,當然不需要以那麼辛勞的方式來調時,所以存粹是觀光的大賣點了。我們在愛丁堡的幾天,都有從遠方聽到他們在開砲,不過這一天因為是一點過後才到,所以錯過可以近距離觀看的機會。


這個不起眼的一棟,可是全城堡最古老,保存至今的建築。它是於十二世紀所建造的,是蘇格蘭國王David一世為紀念其母親而蓋的St. Margaret Chapel。

Margaret的家族是統治英國的最後一代Anglo-Saxon的皇室。十一世紀末,位於法國Normandy的William,率領軍隊成功地登陸並征服英國,從此改寫了英國的歷史,文化,與語言。Margaret家族最終流亡到蘇格蘭,而Margaret也和蘇格蘭國王Macolm三世成了親。
Margaret是虔誠的基督徒,一生常投入公義活動,並一直開導她的丈夫和兒子們一定要做賢明的君主。為此,她死後被羅馬的教宗封為聖人,也是蘇格蘭史上唯一享有此殊榮的皇室。


這個小禮拜堂,除了中間一度被改成拿來裝火藥的房間之外,剩下時間一直是用來給人做私人禱告的空間。


Chapel的窗戶上,於二十世紀初,加裝了彩繪玻璃。下面這個,就是St. Margaret的圖案。其他幾面,則是蘇格蘭史上其餘的聖人。


這是就在St. Margaret Chapel旁邊,是城堡裡的巨砲Mons Meg,是歐洲中古世紀保存至今最老的大砲之一。它的射程有兩英里之遠。


繞到Scottish War Memorial的正面


接下來,走進了Great Hall,是以前宴會用,或是國王要和他大臣討論國事的議會廳。








中間,英國變成共和國的時候,這大廳也走上了變成營房的命運,不過十九世紀末又被試著還原給原本的面貌。再怎麼說,它是中世紀末所蓋好的,華麗的程度,遠比不上許多文藝復興和巴洛克時期,歐洲本土那些美輪美奐的宮廷。這個Great Hall走的,可真是古色古香的樸實路線~~

既然要比古,那就得提提屋頂,因為那是Great Hall僅存的中世紀的東西。它是英國歌德式代表性的hammerbeam roof(有翻譯為「托臂樑屋頂」) 設計。


相鄰的是蘇格蘭皇室的宮殿(Palace)。直到十五世紀末,這兒一直是蘇格蘭皇室長期居住的地方。後來,James四世蓋了Holyrood Palace之後,皇室就鮮少將這兒稱之為家了。Holyrood Palace是歐洲行,我們第一天到愛丁堡就有參觀的。

只要提到蘇格蘭皇室,就少不了提Mary, Queen of Scots的可能性。至於這個Palace要牽扯到瑪利皇后,則是因為其母親在這兒過逝,而她也是在這兒產下她的兒子,未來的James六世。




除了那些以現代人眼光看起來,相當普通的房間外,Palace這裡展示更重要的東西為Honours of Scotland的蘇格蘭的御寶,象徵著蘇格蘭皇室的王權。三件寶物,分別為皇冠,權杖,以及寶劍。

蘇格蘭和英國之後統一,而1707年國會也統一之後,這些御寶漸漸失去了象徵意義,所以被陳封起來。之後是被Sir Walter Scott找到,才再度拿出來展示至今。當然,中間有個小插曲:二戰期間,為了擔心會被德國的納粹給搶走,所以暫時被偷偷地給藏了起來。

畢竟這是蘇格蘭的國寶,所以是禁止照相的。愛丁堡城堡的官方網站上,可點選這裡瞧一下它的樣子。

另外一個鎮「堡」之寶,是Stone of Destiny,也是歷代蘇格蘭君王加冕儀式(coronation)時會用到的。十三世紀末時,被英國奪走,直到1996年才被歸還。同樣,可上官方網站看看它長什麼樣子


接下來,還有其他單位,是介紹蘇格蘭軍事史的相關東西。我們對那些東西沒有特別興趣,所以晃了一圈就出來。

今天,城堡裡有些地方仍做為蘇格蘭軍方用的辦公室,不開放對外參觀的。這也難怪,為什麼這邊有那麼多跟蘇格蘭軍隊相關的展示。


看得差不多了,可以準備離開了。走之前,再好好補捉一下愛丁堡市。說實在的,愛丁堡市其實有一種美,是我相當喜歡的。


離開城堡回眸,由下而上望去。




剩下時間,我們在愛丁堡市中心漫無目的隨便亂逛。無意間,看到台式的珍珠奶茶店。只在外面拍了一張,沒有進去。飛大老遠來這兒喝珍奶,沒道理。


不過,晚餐,我們是選擇吃中國菜 @_@   雖然可能此舉會遭許多人不屑,但這邊像樣的食物選擇並不多。就算是離開歐洲前,給自己的胃一點獎勵吧。


這家中國菜的生意實在是好到不行。除了華人留學生一個接一個進來,當然也有成群的外國人。

我們點了簡便的一個港式煎麵,和一個炒飯。印象中,我們這時超餓的,所以只想點個上菜快的東西填飽肚子。而且,我們第二天早上有很早的飛機要搭,所以也不願意在外面逗留太久,一切以簡單為主。



就這樣,結束在愛丁堡充實的一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