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 2011

Europe 2011: Edinburgh Day 1 (9/16/2011) Part 4 (Chinese) Holyrood Palace




繼續前往Holyrood Palace的途中,會先看到這棟現代的建築。這是蘇格蘭的新國會廳。雖然1603開始,英國和蘇格蘭被同一個國王統治,但二國的國會是分開的。直到1707年,蘇格蘭和英國的國會才正式統一。當初的協議是蘇格蘭本身的國會得廢除,全部轉到英國Palace of Westminster。因為這樣的原因,使得蘇格蘭人漸漸覺得開始失去自己民族性。在1997年,在一次公民投票當中,成功地決定將中央政府權力下放,重新建力起新國會。據我的瞭解,蘇格蘭新國會所能立的法還是一定的限制的。最重要的政策,仍是在英國那邊決定的。

這棟大樓是2004年開始才動用的。之前在美國PBS電視台,常常看到有關這棟新國會的報導和介紹。這一天終於看到,也算是有點意外的收穫。


接下來才到真正的重點:Holyrood Palace。


Holyrood Palace當初是十五到十六世紀,蘇格蘭國王James四世在教堂旁蓋的宮殿。在1603之前,當James六世同時成為英國國王時,這兒是蘇格蘭皇室住所。今天,這裡是伊莉沙白女王二世拜訪蘇格蘭時會待的地方。平常女王的不在的時候,這兒當然是開放給大眾參觀。上面這張是進宮殿前會看到的噴泉。下面是張近照。


這是宮殿大門。可看到遊客每人都有audio guide,是門票就會附送的。


這是進大門之後的中庭。進室內之後就不能再拍照了~~


要研究任何一個國家的皇室歷史基本上就是自找麻煩,因為會越念頭腦越花,蘇格蘭的歷史也不例外。不過,歷史上真正留名的就那幾個,而蘇格蘭史上最有名的皇室,莫過於Queen Mary of Scots。她的一生歷經各種風風雨雨,直到她最後在英國被處死。

她生下六天,父親就過逝了,因此就這樣繼承了蘇格蘭的王位。透過政治婚姻,她年輕時在法國受教育,並嫁給了Francis二世,之後成為法國的王后。可惜,這段婚姻沒有維持很久,因為Francis兩年即生病過逝。

回到蘇格蘭,Mary再度與Henry Stuart, Lord Darnley結婚,但這段婚姻也不長久。Darnley個性不成熟,而且時常犯疑心病,認為Mary和其他人有婚外情。最終,因為Darnley認為Mary的個人秘書,同是義大利的音樂家David Rizzio和Mary有染,在一天晚上, Darnley攜帶了一群人,衝進了懷著身孕的Mary的私人寢室。他們當著她的面,將Rizzio活活給刺死。Darnley在一年後,也遭人暗殺。兇手是誰,至今是謎。


Mary生下兒子James六世之後,又與James Hepburn成親。但這段婚姻不被她底下的貴族接受,因此他們聯合起來造反,Mary被迫將王位交給他一歲大的兒子。她逃到英國,本想希望尋求她遠親伊莉沙白女王一世的支持,重新取回蘇格蘭的王位。但伊莉沙白之後得知Mary也有繼承英國王位的正當性,心中多了份疑慮,並將Mary給軟禁起來至少長達17年。後來,幾位貴族們為了一勞永逸,想將Mary除掉,在她身上加上了叛亂罪,並立即斬首。蘇格蘭的Queen Mary的一生就此劃上句點。

諷刺的是,Elizabeth並沒有小孩。下一個繼承的順位,居然是Mary的兒子James六世。英國和蘇格蘭幾世紀以來的征戰,最終的結合是一滴血也沒有流的。

參觀Holyrood Palace時,一定會去看Mary的房間,以及David Rizzio被謀殺的地方。這段血腥的歷史,也是這皇宮最大的賣點之一。

另外一位蘇格蘭歷史上的重要人物是Charles Edward Stuart,小名叫Bonnie Prince Charlie。他的祖父James二世是被逼退位的英國國王。逃到法國之後,他們希望將王位奪回。當初由Bonnie Prince Charlie主導,先成功地登陸蘇格蘭,召兵買馬,並得到一些蘇格蘭部落的支持,在歷史上稱之為Jacobite Rising。他們一度要打到倫敦,但最後功虧一簣,後來徹底被擊潰。Prince Charlie在愛丁堡的時候,就是住在Holyrood Palace,並舉辦了許多華麗的宴會,企圖展現自己家族的雄厚財力。



旁邊的Holyrood寺院,今天已是個遺址。當初十七世紀被群眾闖進破壞之後,雖有試著重建,但最終維持今天的模樣。來參觀的遊客,只能用自己的想像力想像一下當初完好時的莊嚴模樣。據說,當時作曲家孟德爾頌來到這兒,頭腦立刻出現了靈感。他說:「我已經找我到下一首交響曲的主題了。」最後的完成品,便是他有名的「蘇格蘭」交響曲。



最後,宮殿旁有個花園可在裡面散個步。不過,這時外面又開始飄起雨來了,所以就並沒有久待了。

這時也接近用餐時間了,所以走回Royal Mile熱鬧的地方,找價錢公道的地方用餐了。剛到蘇格蘭,心裡想想要來吃吃當地的食物。英國的食物是出了名的難吃,但老婆要切身體會一次,所以就進了一間英式的pub。

英國最常見的食物理當是fish and chips,炸魚加薯條。當然,我們點了一份。


另外,我們又點了一個大拼盤,有更多的由炸食物~~  裡面有炸雞翅,炸香菇,炸薯條,大蒜麵包,蘇格蘭特產haggis(下面會解釋),以及玉米片。


或許是我們餓了吧,剛開始吃的,發現食物的味道居然還不錯耶。反正,炸的東西,應該很難搞砸吧。是否要對英國食物另眼相看了呢?

但馬上,吃到第三,第四口,心裡正在想說英國食物好像沒那麼糟的時候,就立刻開始反胃了…他們料理的方式實在是太油膩了,讓我們幾乎一度無法再吃下去。老婆是很快就繳械投降了,剩我一人奮戰。好不容易將拼盤清完了,最終還是請店員將剩於的fish and chips打包回去。

讓一般歐洲人聞之作嘔的,應該就是蘇格蘭當地的「名產」haggis。Haggis的主要成份為羊雜,更具體點,為羊肝,羊心,羊肺,全絞碎之後,混合燕麥片與不同的香料而成的一道菜。通常做的方式會是溼溼的一陀,不過拼盤裡的,是炸成球狀的。旁邊另一顆是切開的斷面照。

從台灣來的,理當習慣這種東西。不過,我老婆吃了一口頓時覺得很噁。我自己倒是覺得還好,將那幾顆haggis球都吃完了。雖可接受,但基本上是以後不會再點的東西了。


既是pub,身邊的人其實都在喝酒聊天,似乎是要好好打發一晚的時間。我們,則是沒有這種閒情逸志。


最後,這是離開前拍店門口的樣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