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 2011

Europe 2011: Edinburgh Day 2 (9/17/2011) Part 2 (Chinese) St. Cecilia's Hall Museum of Instruments



繼續在下著雨的愛丁堡市閒晃。在山坡路The Mound這兒看到一排計程車在等紅綠燈。後來才知,The Mound和Princess Street交插路口那附近就是火車站與Shopping Mall,旁邊就是個計程車呼叫站。



穿越Royal Mile,繼續往南走,就在馬路邊會看到一隻小狗的雕像。基本上,這是蘇格蘭版的忠犬八公,叫Greyfriars Bobby,據說當初蘇格蘭警察John Gray的狗。在主人過逝之後,Bobby便一直死守在主人的墓前14年,傳為佳話。1961年,Greyfriars Bobby的故事被迪士尼拍成電影,在西方國家中的形象已完全定型了。近來史學家有推出許多不合理之說,推翻之前這過於浪漫的版本。不過,一般人寧可去相信一個美麗的謊言,不是嗎?


Greyfriars的像非小,可能跟一般人的頭差不多大。這是於1872年,在小狗過逝沒多久就開始動工了。這個雕像,是愛丁堡最小的「紀念建築」。


雕像旁就是Greyfriars Kirk教堂與墓園。Bobby是動物,依宗教規定,不能和一般人葬在一塊兒,因此被葬在大門一進去,教堂前的的一塊土地上。



教堂這一天有婚禮舉行,所以不開放參觀。這時已經過中午,而我還沒吃飯,再度處於又溼又冷又餓的狀態。找到一間有賣下午茶的店,於是又跑進去了。


比之昨天那家,裡面空間寬敞許多,但遠沒有Clarinda's的可愛。


我點了一壺洋甘菊茶(Camomile)以及一塊棗子核桃蛋糕。


蛋糕質感比較綿密,核桃的味道也很香。重點是,它不特別甜,所以不容易膩。


看看手錶,發現時間差不多了,開始前往今天下午特別要去看的景點。St. Cecilia's Hall是愛丁堡大學附屬的音樂博物館,裡面有大量驚人的古早鍵盤樂器以及撥絃樂器,都是有錢的愛樂收藏家捐出來給學校的。


他們一週只開放週三,週六兩天給人參觀,而且只有下午兩點到五點三個小時。好在來愛丁堡短短幾天,剛好有撞到他們開放的時間,所以二話不說就過來了。如同許多英國的博物館,這兒不收門票。

一進大廳,看到樂器管理員John Raymond正在向一群日本的觀光客解說大鍵琴。他們這兒許多樂器使用的絃撥(plectrum),是用十六,十七世紀傳統的羽毛管。反觀,今天大部份新造的琴,都直接用杜邦(Dupont)做的塑膠,便宜又耐用。下圖中,可看見他那一大袋的羽毛。


博物館分兩樓。一樓是各式各樣的撥絃樂器。



當然,還有許多不同時期的吉他。



到了二樓,才是真正讓我興奮又驚嘆不已的地方。St. Cecilia's Hall的古早鍵盤樂器收藏,有兩大筆,一是Raymond Russell,自己本身就是一位優秀的鍵盤家。另一筆是2005的Rodger Mirrey的收藏,一口氣又捐出20幾台琴。因此,St. Cecilia's Hall的大鍵琴收藏,真的稱得上是世界屬一屬二
的,在這兒是半點誇張的口氣都沒有!

bentside spinet,第一次近距離看到。


Italian single manual harpsichord



Virginal

傳說中早期Ruckers的non-aligned two manual harpsichord。這天終於如願看到。仔細看的話,上下兩排鍵盤相差四度。


3-manual Italian harpsichord


French Taskin double-manual harpsichord。琴音非常漂亮。


Clavichord。


16th century (!!) virginal


最酷的,是大鍵琴末期,為了不輸給新發明的鋼琴,英國的Kirckman和Shudi想出了一堆機關。譬如下面這台,有像百葉窗式的venetian swells,關著的時候聲音較小。


而開的時候聲音大聲許多,可以達到聲音強弱的變化。


這張是John Raymond在示範給我看的時候的樣子。控制機關是靠下面的腳踏板。


其實還有另一台很有趣的Taskin,不過這天沒有照下來。十天後,從巴黎回到愛丁堡時,我會再度光顧這個博物館,到時會再補上更多照片。

而且,如果有仔細看,會發現這些琴都沒有放在玻璃櫃之後,參觀的人甚至都能觸碰。我一進去時有提到我自己也有在彈大鍵琴,因此John還很放心地讓我去彈保養狀況好的琴咧~~能夠親手彈到有近四百年的大鍵琴,真的是我這一輩子難忘的經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